小说

尽情阅读


魔鬼老師04


=================================

本人呼籲網友們不要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

本人亦不承擔網友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之任何後果和/或法律責任

本圖像文件皆從網上搜集轉載/不承擔任何技術及版權問題

下載鏈接僅供寬帶測試研究用途/請下載後在24小時內刪除/請勿用於商業目的

=================================

書名:《魔鬼老師》4

作者:小手

出版:河圖文化有限公司

出處:失落手打論壇

校隊:抱甕的好人

簡介:

夏沫沫說她有安逢先是色狼的證據,這個證據會帶來多大的風波?夏端硯出車禍了!!!究竟是意外還是有人……貝靜生要跟安逢先“借種”,於是安逢先便與安媛媛當著貝靜生的面……

目錄:

第一章偷竊(一)

第二章偷竊(二)

第三章照片來歷

第四章第一次配種

第五章認錯

第六章通風報信

第七章鑰匙之謎

第八章大凶,諸事不宜

第一章偷竊(一)

一身粉紅校服的夏沫沫抿了一下嘴巴:“哼!他不在,難道我們自己就回不了家嗎?”

喻美人睜著大眼睛:“沫沫,你好像突然很討厭安老師,出了什麼事情?”

貝蕊蕊也深有同感:“是不是安老師也送我們手機,你嫉妒啦?”

夏沫沫向後甩了甩長長的秀發:“哼!我會嫉妒嗎?”

喻美人陰柔一笑,神秘地問:“是不是安老師對沫沫動手動腳?”

貝蕊蕊嬌怒,搶先大罵:“臭死魚胡說,安老師才不會這麼壞,安老師從來沒有對我動手動腳。”

夏沫沫冷笑:“那你們被他騙了,安老師不但夠壞,還是一個大色狼,我可不願意讓這頭大色狼護送,以後我情願坐公車。”

貝蕊蕊心中一動,睜大了眼睛:“沫沫,你說安老師是大色狼?這不對喔,上次可是你說的,安老師是大好人、老實人喔!”

夏沫沫見貝蕊蕊和喻美人都是懷疑的神色,她跺了跺腳,大聲說:“我們都被安老師騙了,他就是一個大魔鬼,我會給你們看看安老師有多壞,我有證據。”

喻美人忙問:“證據在哪?”

貝蕊蕊當然不相信夏沫沫的話,她瞪了夏沫沫一眼:“那現在就去看。”

喻美人搖頭:“不行,媽媽叮囑過,這幾天一定要安老師親自送我們三個人回家,什麼地方都不能去,以後我們三個人就住在一起了。”

貝蕊蕊也想起了安媛媛嚴厲的叮囑:“對呀、對呀!差點忘記了,我媽媽也這樣說。”

夏沫沫眨眨大眼睛,一臉茫然:“我……我不知道。”

喻美人說道:“那我們在這裡等安老師吧!”

貝蕊蕊噘起小嘴:“不如回教室裡等,站著多累。”

喻美人點頭,一邊拉著夏沫沫問:“沫沫,安老師真是魔鬼?”

貝蕊蕊也問:“是吸血鬼還是僵屍?”

軟軟的沙發上,安媛媛承受著安逢先全身的壓力,肉棒已射精,卻依然能充實肉穴,這令安媛媛暗暗好笑,她一邊為安逢先擦拭虎背上的汗水,一邊溫柔地撫摸他濃黑的眉毛:“我看你就是一個大色狼,要不然夏沫沫不會這樣說你的,你一定有什麼把柄落在夏沫沫的手裡。”

安逢先用牙齒輕輕咬了咬安媛媛的粉頸動脈:“我能有什麼把柄?身正不怕影子斜,小女孩的話能信嗎?我不是大色狼,最多是一只吸血鬼。”

安媛媛似笑非笑地瞪了一眼:“你明白她們是小孩子就好。”

安逢先知道安媛媛心思,剛才一時沖動,暴露了安逢先的內心世界,他後悔不已,當然也不會承認,他一邊揉弄飽滿的乳房,一邊舔吮著鮮嫩的蓓蕾:“媛媛姐別多心,剛才我是說來玩的,沒當真,我對蕊蕊沒興趣。”

“是嗎?蕊蕊可跟我說過,你以前的女朋友就是小女孩,聽說她去美國治療了,是不是因為需要錢,你才答應貝靜方幫我懷孕?”安媛媛半信半疑,想起安逢先剛才亢奮時候叫喊著蕊蕊,她就膽顫心驚,心想:難道安老師打蕊蕊的主意?

安逢先馬上坦白:“貝靜方確實給了我一筆錢,但如果說我只是為了錢才接近媛媛姐,那就自欺欺人了,我第一次見到媛媛姐,就驚為天人,能讓你懷孕,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安媛媛噗哧一聲,頓時芳心大悅,眉目間生出了無限風情:“哼!花言巧語,昨天晚上你對我凶巴巴的,就不怕我難受?”

安逢先吻上了櫻桃般的紅唇:“我一時氣憤而已,回去換衣服的時候,不是向你道歉了嗎?要不是急著與貝靜方見面,我一定像現在這樣,把你干三遍補償。”

陰道的腫脹感又強烈起來,安媛媛嬌嗔:“好像又硬了,別弄啦!蔓婷在家等我們呢!吃完飯後好好休息,別讓蔓婷纏著你,留點力氣晚上強奸我吧!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說服貝靜方的,咯咯……”

協和醫院的急診室前突然一陣騷動,護士和醫生緊張忙碌起來,因為救護車送來了一個將死的男人,這個男人已血肉模糊,全身焦臭。圍觀的人都發出感歎,感歎人世間變化無常,一起普通的交通意外,就使得一條鮮活的生命快要走到盡頭。

向景凡站在圍觀的人群裡,他第一時間向安逢先傳達消息。

飯桌上一片歡聲鶯言笑語,喻蔓婷的烹飪手藝爐火純青,可安逢先才吃到第二碗,就難以下咽,雖然心裡早有準備,但接到夏端硯出事的消息,安逢先仍然感到震驚和沮喪,他知道,如果不是他安逢先的離間,夏端硯也許會活得好好的。

“呃……我有些急事馬上要出去,大家慢慢吃。”安逢先盡量讓自己的表情自然些,心虛的他不敢面對夏沫沫,跟喻蔓婷和安媛媛道別後,他匆忙離去。

安媛媛隱約感覺到了什麼,喻蔓婷卻一臉掃興,直歎每次吃得正歡的時候,這個冤家總有急事匆忙離開,也許是體內的催情藥仍然發揮藥效,喻蔓婷原本希望利用洗碗的時候挑逗一下安逢先,讓他的大肉棒抽插幾回,舒服一下,可惜人已走了,真是討厭。

積架??剛停穩在協和醫院門口,向景凡就迅速跳進了副座,還沒有來得及喘口氣,他便從提包裡拿出了一疊相片:“安哥,這些都是現場的照片,沒有發現貝靜方,夏端硯是被一輛越野車沖撞而掉下高架橋的,車子當時就翻了,但人清醒,自己從車裡爬出來,可惜,那時候突然著火,路人救他也不利落,他被燒得很慘。”

安逢先翻看照片,他有些反胃:“人死了沒有?”

向景凡臉上還有驚恐之色:“現在搶救中。”

安逢先從腰間拔出手槍遞了過去:“這個你保管。”

向景凡不解:“這個危險的時候,你不拿著防身?”

安逢先瞪了一眼:“昨晚我跟夏端硯有過對峙,萬一刑警找我調查,發現我身上有槍怎麼辦?豬腦子。”

向景凡抓抓後腦勺:“安哥,跟九年前相比,你的變化真大。”

安逢先露出一道堅定而殘忍的目光:“你也知道九年了,我希望那些人活得好好的,君子報仇十年未晚,我很公平,十年前他們怎麼對我,十年後,我要十倍奉還。”

向景凡雙拳緊握:“我一直留意,除了王猛全家移民加拿大外,都活得好好的,嘿嘿。”

安逢先點點頭,從口袋裡拿出了兩疊厚厚的鈔票遞過去:“這就好,你也不用監視夏端硯了,幫我找到邢愛敏。”

向景凡興奮地大叫:“邢愛敏?”

安逢先皺了皺眉,冷笑道:“你那麼激動做什麼?邢愛敏你也喜歡?”

向景凡訕訕一笑:“說不喜歡,那肯定騙安哥,就不知道安哥為何突然想起邢愛敏,難道想炒回鍋肉?”

安逢先歎了口氣:“積點口德吧!她是受過傷害的女人。”

“你內疚了?”向景凡暗暗好笑。

安逢先目眺遠方,沒有在意向景凡的譏諷:“小凡,我有一種預感。”

向景凡問:“什麼預感?”

安逢先的面目變得猙獰可怕:“我很快就會知道是誰傷害了席酈。”

向景凡恨聲道:“那安哥你一定要告訴我,我要宰了那個狗娘養的,不瞞安哥,我最喜歡的女人就是席酈!喔!放心,我可沒有碰過她,也不敢碰,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安逢先瞪大了眼睛:“他媽的,我的女人都是你心目中的女神?”

向景凡委屈地攤攤手:“喜歡沒罪吧?”

“哼!”安逢先大怒,卻不好發作。

向景凡突然神秘一笑:“安哥,你沒發現嗎?夏沫沫很多地方很像席酈,眼神,頭發,鼻子,臉型,就連走路的姿勢都差不多,不同的是身材比席酈高挑一點,胸部大一點……”

安逢先冷笑:“還會騎機車,對不對?”

向景凡一臉崇拜:“對對對……”

安逢先把手伸過去:“把槍還給我。”

向景凡一愣,問:“干嘛?”

安逢先大吼一聲,掄起了拳頭:“我斃了你,居然連夏沫沫的胸部你也敢看。”

“哈哈……”向景凡大笑,推開車門,倉皇而逃。

安逢先還在怒罵:“有種你別跑!他媽的!”

下午接到了喻蔓婷的電話,她向安逢先說了一個壞消息,一個好消息。

壞消息就是夏端硯出了嚴重的車禍。

好消息就是經過全力搶救,夏端硯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

由於下午沒有歷史課,安逢先向學校請了假,他打算去探望夏端硯,順便去安慰夏沫沫,不過,車子快到協和醫院時,安逢先改變了主意,對他來說,夏端硯那是該死,他和貝靜方一樣,都是該死的畜生,如果不是因為愛上了夏沫沫,安逢先甚至會親手殺了夏端硯。

想到夏沫沫,安逢先就想笑,她真的像席酈,就像向景凡觀察的那樣,夏沫沫的奶子又白又大,比席酈的奶子還要大。

瑞士小洋樓前一片安靜。

安逢先知道此時夏家的人都在醫院裡,這個時候是行竊的最好時機。

為了避開花園社區的保全監控,安逢先找了一個隱秘的角落,小心地翻過精致的圍欄,推開了並沒有上鎖的窗戶,很順利地進入了小洋樓裡。雖然無法與貝家的豪宅相提並論,但這棟瑞士小洋樓亦是寬敞且富麗堂皇,不過先前已經來過這裡的安逢先迅速找到了夏沫沫的睡房。

很意外,夏沫沫寬敞的睡房有些淩亂,與貝蕊蕊的整潔,喻美人的羅曼蒂克相比,夏沫沫的房間簡直有點野,幾幅寬大的機車圖片以及格林披治賽車錦標賽的海報令安逢先目瞪口呆,心想:這是女孩子的香閨嗎?

幸好,安逢先在衣櫥裡看到了許多性感的衣裳,或許很少穿的緣故,這些性感的衣裳都放在角落裡,而那些牛仔褲、熱褲、?恤等全放在最顯眼的地方;拉開小抽屜,赫然發現很多堆放整齊且香艷無比的內衣褲,安逢先大喜,挑了一條極輕、極滑、極性感的小內褲據為己有。本想再翻找一件心儀的乳罩收藏,可眼角的余光似乎覺得被什麼人盯著,他心中一緊,順著眼角余光看去,原來是一名美人,床尾的桌子上,安逢先看到一個古樸的相框裡有一位美麗的女人,這位美麗的女人很像夏沫沫。

難道是夏沫沫母親的照片?安逢先把照片拿起,凝視了片刻,然後恭敬地放好,雙手合十,向照片裡的美麗女人深深地鞠了三個躬:“夏媽媽在上,請受安逢先一拜,今天偷偷進來,只是想查證一些東西,改天我再隆重紀念您,給您燒許多的紙錢。”

虔誠拜完,安逢先開始翻箱倒櫃,幾乎找遍了整間房間,唯獨一個抽屜讓拇指大的鎖頭鎖著,安逢先急得干瞪眼,他可以把鎖頭撬開,但勢必讓夏沫沫察覺,萬一夏沫沫報警,追查起來,很容易查到安逢先,因為安逢先的積架??肯定在保全的監視系統裡。

按理說,夏沫沫不會把家裡抽屜的鑰匙帶在身上,一定是藏在房間裡,但到底藏在什麼地方呢?安逢先馬上到處翻找,連堆放性感內衣褲的抽屜也翻了一遍,但都沒見鎖頭鑰匙的蹤影,安逢先有些氣餒,忍不住仰躺在夏沫沫的床上,抱起一顆軟綿綿的小枕頭狂嗅,只覺得鼻子裡全是夏沫沫的體香,真是美妙極了。

難道鑰匙在枕頭裡,安逢先心中一動,伸手往枕頭裡亂抓,忽然摸到了金屬物體,他大喜過望,掏出來一看,卻是一條樣式老土的金項鏈,唉!把這條金鏈子放枕頭底下做什麼?莫名其妙!

等等,安逢先瞪著金項鏈看了看,心想:這老土的金項鏈一定是夏媽媽的遺物,夏沫沫把項鏈放進枕頭裡就是想得到夏媽媽的保護,那麼鑰匙會不會也交給夏媽媽保管呢?

安逢先扭頭,再次把目光盯在了古樸的相框上,夏媽媽如電的眼波令安逢先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安逢先啞然失笑,暗暗戲謔自己見過漂亮的女人多了。他拿起相框翻轉過來,輕輕地扳開兩只扣子,相框一松,支腳與相片稍微分離,一個小巧的東西從相框中掉了下來,安逢先一看,頓時眉開眼笑,這不是鑰匙是什麼?

拿起鑰匙,安逢先打開了鎖頭,裡面的東西不多,也不貴重,也許全是對夏沫沫有特殊意義的物品,安逢先翻開一個信封,從裡面抽出了一疊相片,突然,安逢先的手僵硬了,呼吸幾乎都停止,他的臉因為憤怒變得猙獰。

“有人嗎?夏沫沫你在嗎?”就在這裡時候,安逢先聽到了幾聲嬌柔的呼喚,他嚇了一大跳,來不及多想,安逢先趕緊鑽進寬大的衣櫥裡。

沒過多久,安逢先就從微閉的衣櫥裡看到了一個翹翹的屁股。

喻美人的臀部越來越翹了,她深得喻蔓婷的精髓,喻蔓婷讀書的時候,就有美臀皇後的稱號,只是喻美人生性陰柔,不愛出風頭,所以穿著打扮都以高貴清純為主,她美妙的身材完全被掩蓋起來,可是,這種事情發生了改變,喻蔓婷告訴喻美人,要想吸引男人,臀部至關重要。

下午上課前,喻美人換上了緊身的牛仔褲,還穿上了精致的淡藍色高跟鞋,墊高腳跟能使喻美人的臀部又翹又圓。花樣年華裡,少女們幾乎都沒有任何缺陷,雖然她個子是三人中最矮的,但喻美人穿起緊身牛仔褲來,異常搶眼奪目。這次,她相信一定能吸引男人的目光,就連眼光挑剔的母親也對女兒的改變發出贊歎。

來到學校後,喻美人馬上能感覺男生火辣的目光是平時的十倍,按理說她應該開心,甚至得意,可是,她卻覺得非常掃興,因為最重要的男人沒有出現,這個男人就是安逢先。聽說安老師請假去醫院探望出車禍的夏端硯,喻美人心裡直歎息:

唉!白打扮了,安老師又不在。媽媽也真是的,我喻美人這麼漂亮,安老師會不動心?難道非要我穿得性感些,安老師才會喜歡?

當然,喻美人很快就得出答案:安老師確實喜歡看性感的女人,他老是色瞇瞇的盯著夏沫沫的屁股看,哼!難道安老師真是傳說的大色狼?難道安老師真有把柄落在夏沫沫手裡?到底是什麼把柄呢?不行,為了媽媽的幸福,也為了我的幸福,我必須看看是什麼把柄!

喻美人的小腦袋瓜一天到晚就是胡思亂想,她居然也偷偷地請了假。

一切都是那麼順利,就連夏沫沫家的窗子都是開著的,喻美人又激動又緊張地呼喊:“有人嗎?夏沫沫你在嗎?”

喻美人心想:就算被人發現了,憑我漂亮外表,又是夏沫沫的好朋友,一定會沒事的,絕對不會有人懷疑我去偷東西,唉!誰叫媽媽要我嫁給安老師呢,未婚妻打聽未婚夫的底細不算過分吧?喻美人笨拙地從窗戶爬進了瑞士小洋樓,她一面前行,一面安慰自己。

“有人嗎?夏沫沫你在嗎?”終於來到了夏沫沫的房間,喻美人小心推開門,房間裡面空無一人。啊!做賊的感覺真不錯,喻美人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咦?抽屜為什麼是打開的?”喻美人對房間的狀況有點意外,但想想夏爸爸剛出車禍,也許夏沫沫趕回家拿什麼東西,所以房間淩亂也很正常,她想通了,心情也平靜了下來,如同玩阿裡巴巴尋找寶藏遊戲,喻美人開始到處翻找,她一直崇拜夏沫沫,發現兩套騎士服掛著,喻美人見獵心喜,決定試穿一下。

安逢先在衣櫥裡快要窒息了,為了呼吸空氣,他只能把衣櫥門再開大點,可這時,喻美人剛脫光衣服,正準備穿上騎士服,衣櫥門恰好就是一面大鏡子,安逢先推開衣櫥時竟然與喻美人對上了眼。

沈默了三秒,喻美人發出了一聲尖叫。

安逢先大驚,如果喻美人的尖叫引來保全,那就慘了,他趕緊沖出衣櫥,迅速按住了喻美人的嘴巴:“魚魚,是我,是安老師,別喊、別喊……噓……”

喻美人驚恐地點點頭,安逢先松了一口氣,剛放開手,喻美人又下意識尖叫起來,安逢先臉如土色,慌忙中,嘴巴一封,吻住了喻美人的香唇。奇怪的是,喻美人反而漸漸平靜了下來,這是安逢先第二次吻喻美人,和第一次不一樣,這次有久別重逢的感覺,喻美人沒有反抗,只是睜著美麗的大眼睛看著安逢先,好像問:你刷牙了沒?

安逢先想笑,真奇妙的相遇,竟然在這個地方見到喻美人,竟然在這個地方又吻了幾乎裸體的喻美人,天啊!她不會怪我沒刷牙吧?

“嗯……”喻美人皺眉搖頭,因為安逢先的手握住了喻美人那一雙高挺的美乳,搓了搓硬立的乳頭,喻美人噴出了沈重的氣息,但安逢先依然不松開紅唇,他喜歡吃喻美人的口水。

“嗯……嗯……”如果不是身處危險的地方,安逢先會一直吻下去,也會一直摸下去,喻美人雪白的奶子比第一次豐滿了許多,安逢先禁不住低頭吮吸喻美人的奶子,他的手伸進了喻美人的小內褲,摸向了一片柔軟的陰部。

喻美人喘息著:“安老師,你為什麼來這裡?”

安逢先輕笑,輕輕撫弄柔軟的絨毛:“魚魚聰慧過人,你猜猜。”

臉紅紅的喻美人夾了夾雙腿,居然撇撇嘴:“沒有挑戰性,哼,安老師一定是為了沫沫手裡的證據。”

安逢先搖頭苦笑:“唉!將來誰做你的丈夫就真的頭痛了,根本就沒有隱私可言,什麼都被你猜到多沒意思。”

喻美人難過地點點頭,討厭的安老師把手指輕輕地摩擦少女的禁區,喻美人渾身哆嗦:“關鍵……關鍵是我猜到了也不說出來,我丈夫就覺得有意思了。”

安逢先又是大笑:“我可不覺得有意思。”

喻美人的臉紅到了脖子:“你又不是我丈夫。”

安逢先愛得心癢癢的:“你媽媽喜歡我。”

喻美人無奈的樣子:“我知道。”

安逢先見喻美人並沒有多大的反應,他反而有些納悶:“你媽媽希望你嫁給我。”

喻美人白了安逢先一眼:“你錯了,我媽媽希望你嫁給我。”其實,喻美人早知道母親的想法,一開始喻美人並不理解喻蔓婷這個近似於荒謬的想法,但隨後,喻美人漸漸明白了母親的苦心,這十幾年的相依為命後,喻蔓婷對女兒的感情也超越了一切,她並不希望女兒有嫁出去的那一天,喻蔓婷只想找一個上門女婿,這個女婿最好也要討喻蔓婷的歡心,避免將來難以生活在一起,而安逢先無疑就是女婿的最合格人選。

安逢先不以為然:“那還不是一樣?”

“不一樣。”喻美人那一泓清水般的雙目異彩連 ,自從知道母親喜歡上安逢先,又知道母親想把安逢先認做女婿後,喻美人就開始關注他,畢竟與母親相依為命的十幾年日子裡,喻美人對母親的愛超越了一切,她不希望拋下母親嫁出去,更不想帶著母親去嫁人。

“嗯,我明白了。”安逢先總算理解喻蔓婷意圖,他很願意入贅到喻家,能得到這對麗質天成的母女,他安逢先委屈點又何妨?自從跟喻蔓婷有過魚水之歡後,安逢先就多了一分責任——保護這對美麗又可憐的母女,這也是他對喻蔓婷的承諾,喻蔓婷告訴安逢先,一定要照看好喻美人,安逢先答應了,他還答應照顧喻美人一輩子。

“安老師,喜歡我媽媽的男人很多,但媽媽對男人都很傲慢,可是,我一直不明白,安老師到底用什麼方法,可以在半天之內就令媽媽愛上了安老師?”

安逢先把身材嬌小的喻美人抱起,放在夏沫沫的床上:“因為那天我和你媽媽做愛了。”

喻美人抖了一下,沒有任何掙扎:“我猜也是,但是那時候是在遊樂園,又是周末,你們總不能幕天席地吧?”

安逢先當然不會告訴喻美人,他安逢先用卑鄙的手段奸淫了喻蔓婷,聞著沁人的少女體香,安逢先用堅硬的下體頂著喻美人下體,他溫柔地解釋道:“男人可以用很多姿勢跟女人做愛,不需要用多大的地方,更不需要席子。”

喻美人開始掙扎了,因為她得到了答案,不過,喻美人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媽媽和安老師做愛後,就喜歡上了安老師?”

安逢先扯下了喻美人的小內褲,迅速拿出了粗大的肉棒,頂在了喻美人的雙腿之間:“你和安老師做愛後,也一定會愛上安老師。”

喻美人滿臉紅燙,她掙扎得並不激烈,她認為這是遲早的事情,只是她依然還不明白:“可是,如果安老師是一個壞蛋、大色狼怎麼辦?”

“安老師絕對不是大壞蛋。”說自己不是壞蛋,他卻不停地壞笑,安逢先用連安媛媛和喻蔓婷都害怕的大肉棒摩擦喻美人的小嫩穴,似乎有晶瑩的液體流出。

喻美人眼睛一轉:“既然不是壞蛋,那安老師就要老實告訴我,你對沫沫做過什麼?沫沫為什麼說有證據證明安老師是大色狼?”

安逢先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他沈默了一會,從口袋裡拿出了一疊相片:“這就是夏沫沫所說的證據。”

喻美人急忙伸手想拿,安逢先卻把相片收起,臉上露出詭異而殘忍的笑容:“讓安老師把肉棒插進去,安老師就給你看這些照片。”

喻美人陰柔地歎道:“我就是不看這些照片,安老師也不會放過我的,對不對?”她突然有奇怪的感覺,敏感的身體發生了變化,豐滿的奶子不停被揉搓,陰道口被一根巨大而火燙的東西撩撥,喻美人清楚,只要安老師的肉棒插入陰道裡,就成了安逢先所說的做愛了。

可是,喻美人並不愛安老師,她只是喜歡安老師,或者說喜歡安老師的安全感,他並不是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喻美人與安老師之間的感情更不是電影小說裡描繪的浪漫愛情。喻美人認為浪漫的愛情就是專屬,就是唯一,她怎麼能跟母親分享安老師的愛呢?

不過,喻美人對母親的感情超越了任何感情,她認為,只要母親幸福,愛情也只能排在第二位,那麼與母親分享安老師的愛情也未嘗不可,她希望與安老師做愛後,會愛上安老師,下意識中,喻美人想體驗一下母親是如何愛上安老師的。


上一篇:【同人】同學的可愛女友糖糖二幻想篇3P
下一篇:小紹的大學記事-兼差